蜂鸟网首页 > 技法学院 > 行摄无限 > 正文

贵州民居

0 2005-04-19 15:34:00   蜂鸟网   作者: [原创]
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省,地势西高东低。多山多水,地貌是典型的喀什特地貌。古代是发配罪犯的边远地区,一直以来都比较落后与封闭,古称南蛮芒荒之地。就是到了现在这样一个空前发展的时代。贵州的山区里仍然保留着不少至今不被世人所知的的村落。随着多地旅游业的发展以及公路交通的不断改进,一些有一定规模,一定保留价值的村落逐渐被开发出来,形成贵州独特的旅游资源。这次考察的黔东南在苗村就是其中之一。黔东南是一个以苗族,侗族,布依族为主的多民族地区。该地区相对全贵州省来说还算比较发达的地区。州府凯里市以及周边的许多区已经蜚声海内外,每年都会接待很多海内外游客。
出凯里市往雷山方向去2、3公里处,就是这次考察的南花苗村了。这个村也是近几年才被开发出来的,较雷山地区的几个村要小。只有178户人家。但它的地理位置却比较好,靠近省道,离凯里也不算太远。这里的村民都是苗族。青壮年人大都出外打工挣钱去了,留在村里的几乎都是老人,妇女,儿童,这些人就只靠山坡上的几亩薄地种些苞谷、麦子,自给自足。近年由于发展旅游业,给来的客人做农家饭,表现苗族好客等等一系列娱乐活动,也增加了村民的收入。
南花村对外的出入口只有一条石头桥,以前是座木桥,石头桥是近年才修的。村落依山而建,山下是一条呈月牙形流过的河,叫巴拉河。河水清澈见底,没有任何河渠,山势较陡。落差达几十米。据村民介绍,当年选址建村时,河水水位要比现在要高,选在这个地方,既可以防御山贼,又可以阻止土匪。从后附的照片中可以看出,村子是很独立,较封闭的。村头是一块平地,叫场坝,是村里人聚会,讨论重大决定,奖善惩恶的场所,现在也是表演场。原想在这里找到他们的图腾,可是没有发现。问村民,村民说以前有的,文革时被砍去了,很遗憾。现在也没有再立起来。村子里的建筑基本是一种格局,南方山区典型的穿斗结构及吊脚楼形式。一般建筑都是三层,底层是喂牲口的地方,二层是人居住的,三层是粮食及杂物堆放处,每家都有一个能眺望外景的出挑大阳台,设美人靠,屋顶形式很有特色。一边山坪面是一般的悬山,另一边则是歇山做法。也有的没有这一间,而是简单的加一间偏屋,一般加的这一间都作为灶房用。有大阳台的那间屋叫堂屋,是全家的中心。出挑部分的地面用木板,另一半落在地面上的用当地的石板,中间有地灶,是全家人取暖聊天的地方。贵州山区的村民在冬天几乎不干农活的,整个冬天就是围在这种地灶边烤土豆、烤红薯、磕瓜子,享受一年中难得的轻闲,谈过去的一年收入如何,谈东家道西家,畅想明年的收成比今年好。
南花村的建筑因为地势很陡地原因,密度相对较大。有的人家的阳台几乎面对面,只隔一条有1.5米宽的小路。不用说,这种山村的邻里关系是和睦的,大家互相帮助,民风依然淳朴。尽管金钱观念的强渗透力,也没有把山区苗人时代相传的亲密关系打破。山里的苗人每个村和每个村的联系较少,每个村的信仰都会不同。甚至村村之间的苗族种类都有区别。虽然现在统称苗族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哪种苗,别人是不能分辨的。苗人的生活是艰苦的,过去要绕很长的路去排水、砍柴、种地,同时他们也是乐观的、自足的。不然,他们不会在这样一种恶劣的生活环境中世世代代生存下来。就现代城市人的眼光来看,这里是不能住人的,过去没有水、电,谈不上任何物质享受,每天都要为生存而忙碌,现在虽然通水通电,仍然落后。但村民不是这样想。他们说,这里才是他们能自由生活的地方。城市只是他们挣钱的地方,等挣够了钱,老了,动不了了,还是要回来的。因为城市不是他们的城市,城市里没有这样的青山绿水,没有这样的邻里关系闻不到泥土味,喝不上自家酿的米酒。他们认为目前村子已经很好了,通水通电,也有电视看,也有电话打,也通汽车,比起过去是好的太多了,他们很知足了。南花村里地形陡峭,大部分建筑建在山脊上。另外,对面的大山也很险峻,视野不开阔,除了山下的巴拉河稍如人意外,别的条件都不算好,村民把村子建在这样一个地方,村民是天生的规划师,这种天然形成的村落,只能是保护性的修葺,而不能重新规划,村民是根据生存需要而修建住房。即使现在新修的房屋,也没有脱离老房子的模式。虽然有经济上的原因,也是村民遵循相互关系的意识为主。如果硬要给这些村落做个新规划的话,那将是改了这长久以来亲密关系。象这种远离城市,较独立封闭的村落,才能保持这原有的风貌几十多世纪兀自不变。因为受外界影响甚少,村民又很满足现状,不像那些靠近城市,特别是旅游景点附近的村寨,变化很快。最典型的就是贵州省贵阳市附近花溪公园的壁云窝。如今,全盖成了新砖房。甚至有欧陆风格的建筑耸立其中.现在的壁云窝,对比过去的石板房,虽然现在房子漂亮了,新了,现代化了,大了。但那种深刻在心里的优美的意境已完全消失了;代替的是一对一种文化的湮灭所带来的心灵上的失落。
苗族人崇拜万物有灵,任何实物都可能是他们的神。由于所处地形比较复杂,造成交通的极度困难,致使像南花苗这样的小村落长期处于闭门索居,与外界相对隔绝的境地。因此,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只能是简单的。由生产直接过渡到消费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方式。因此,依山傍水的村址,为这样的生活方式提供了能够农耕、采集、渔猎、染织等生产活动的有利的场所。苗族秦汉时期居于“玉溪”,就是现在的湖南西部,贵州东部这一带。经过不断的南迁,进而扩展到广西北部,甚至南到海南岛。一个民族的迁徙,大多因为战争所致。苗族人民在古代动荡不安的社会中一直是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这就使得他们在选择村址时更多的考虑到防御功能,居高凭险的思考模式在南花苗村就显而易见了。
南花苗村随山势起落布置居宅,由于地形起伏较大,村内道路坎坷不平,十分狭窄。建筑依地形高差产生高低错落的层次变化。勾勒出优美的大自然的天际轮廓线。而居的传统使村民之间保持着协作互相的特殊的社会关系,人们交往频繁,和睦相处。加上居住用地几乎没有宽敞的平坦用地。因此,多户建筑就不像北方住宅那样自家围成封闭小院,而仅是以村中小路,陡坡等自然分隔彼此的居住空间,这样的平面布局就尽量少占土地,屋檐相接。总体空间也比较连续和完整。

24小时热文

分享到朋友圈

0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
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返回顶部